想牵你的手呀。

西饼子的唠嗑Time

雨水在多个闷热得黏糊糊的日子后总算是来了,滴滴答答地奔向大地,把稀薄的尘土敲出很多小小的窝。雨水不够有力,不足以压住浮尘,于是空气有些呛人,呼吸间像是要夺走鼻腔里的水汽。

刚刚结束了两门考试,正好包括最头疼的一科,着实松了一大口气,每年期末总是要发生一些事来让我心神不宁…去年的夏天我正在生病,脸因为湿气太重而诱发了虫子咬的包再一次发起来,那可能是我十几年来苹果肌最饱满发亮的时刻,同时伴随着剧烈的疼痛。

接连不断的熬夜,燥热,激素无法控制带来的心情烦躁和被挑衅的不快让我整个人都阴恻恻的,大概是一个移动的怨气挥发体。这种时候的我格外会给自己找借口,巴不得使劲地踹一脚这世界的软肋,好让他知道我平时都是怎么疼的。

这个学期在兼职、学习、与朋友的交往中颠簸着前进,就像我此时坐的公交车,偶尔还会卡在原地。大二的末梢,我开启了自力更生的生活,但也失去了很多。

可是我却觉得不后悔,因为那本就是我留不住的东西,只是忙碌给了我一个完美又合理的借口。

学期末突然传来了要搬宿舍的消息,于是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开始收拾东西为搬家做准备,平时没有丢掉的纸箱派上了用场,大大小小的塞满我的书和杂物,然后我现在有点担心的是我有没有不小心把英语的复习材料给扔掉……………………

我沉甸甸的两年大学生活就这么过去了,再有半年,我便彻底离开了大学这个象牙塔,失去最后的可以不计后果的庇护。

未知的生活总是神秘,迷人又危险的。
祝我好运。

评论(4)
热度(1)
© 一个西饼子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