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牵你的手呀。

【鲑鱼】连锁反应02~03

文/阿西
No.2
坐在这家叫做Keep Calm的酒吧里, 南优贤头一次发自内心地想要骂人。
不为别的,就为面前这个油头粉面的男人, 南优贤闻着男人身上浓郁的香水味到底是没忍住, 真心实意地打了个巨大的喷嚏。
南优贤混夜场也是混得风生水起,推杯换盏, 谈笑风生之间不知道套走了多少人的秘密, 抓住了多少人的把柄。
对于无赖,南优贤没空应付, 或者应该说不屑于应付。
何况今天对他来说是难得的休息日, 为什么要浪费时间在这种人身上?? 南优贤横着眼睛看着面前这个油头粉面的男人,冷冷地哼了一声便没再出声, 头也转向另一边。
“我说, 来都来了, ”男人的手摸上他的大腿, “总不是为了在这喝茶的吧。”
“……”南优贤制止了远处蠢蠢欲动的保镖, 掐着男人的手腕, 将男人冷冷地推开, 站起身拍了拍衣服上的褶皱。
“……南优贤, 你觉得自己很了不起是吧?!”男人狼狈地跌坐在地上, 因为丢了面子而歇斯底里地吵嚷起来。
“哟,你知道我是谁啊。”南优贤睁大勾着细长眼线的眼睛,一派无辜单纯。
“那你还不滚,需要给你一个助力吗?”
“你他妈……”男人一句粗口卡在了嘴边, 突然没了张牙舞爪的气势, 像是被人按了暂停键一样维持着瘫坐在地的状态一动不动, 取而代之的是惊恐万分的表情。南优贤挑挑眉毛,默默思考自己难道看上去很吓人?不科学啊,他南优贤长得好可是公认的, 就算发火应该也是很帅的。
何况这程度, 自己还什么都没做呢。
那人的目光混杂了震惊和恐惧, 南优贤意识到造成这种现状的原因可能另有其人, 他循着那人目光转过头去,一个细长狐狸眼的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在了不远处的卡座, 似笑非笑。
南优贤上下打量了一下, 灯光昏暗, 并不能清晰地看清楚五官, 但就穿着而言, 黑T加破洞牛仔裤,穿着平凡得不能更平凡, 看上去就是个扔进人群里就找不到的人。
所以是因为他?南优贤回过头, 发现刚刚还瘫坐在地上的人早已不见人影。 南优贤不以为意地坐在原位上, 下意识地再次瞥向狐狸眼的男人, 灯光恰好扫过他的脸, 照清了男人的五官。
……金圣圭。
所以刚刚的那个人, 一定认识金圣圭……
南优贤僵硬地转回头, 克制着自己不向金圣圭的方向看, 脑中飞快地搜索着那份薄薄的材料上有些什么。
性向…对, 性向…… 南优贤重新冷静下来, 端起面前的酒杯, 向着金圣圭的方向走去。 南优贤居高临下地看着金圣圭, 勾了勾嘴角, 淡淡地说:“谢谢。”
“谢我什么?”金圣圭挑挑眉毛, 长长的手指在扶手上轻盈地点着。
南优贤喝了口酒, 慢慢地在金圣圭 身边坐下, 没有说话, 歪着头露出一个无害的笑容。
“南优贤?”金圣圭看起来异常平静, “百闻不如一见。”
这话说的无波无澜,或许应该说是另有深意。
南优贤挑了挑眉毛, 淡笑着说: “彼此彼此。”
本以为会勾起金圣圭的兴趣, 可男人却站起了身, 一副对对话失去了兴趣的模样。南优贤微微斜靠着沙发,顺势抬起腿拦住了去路。
“就走了?”
“想怎么样?”被拦住去路,那人微微蹙起眉头,嘴角下垂延伸出一条细微的线,眼中的不耐烦一闪而过。
原本没想到南优贤会找事的……金圣圭头皮发麻, 或许就不该这么早出现在他面前。
“我无聊,你留下。”
“南优贤, 你讲不讲道理? ”
语气依然平静, 可金圣圭已经不耐烦到了极点, 迈过南优贤幼稚地伸出的腿, 南优贤却是带着兴致勃勃的表情盯着自己, 金圣圭想要离开, 却毫无防备地被拉得跌坐回沙发上。
这叫什么事??
金圣圭看向恶作剧的始作俑者, 眼中终于升起了熊熊怒火。
“哎,你生气啦?”南优贤收起嬉皮笑脸的表情, 靠近金圣圭,能嗅到他身上淡淡的香水味,干净而柔软的气息,与夜场的喧闹颓靡真是格格不入。
“喂,你真的很奇怪。”南优贤两手从男人腰间穿过,几乎是跨坐在男人身上,把下巴放在对方肩上低声耳语。
“你更奇怪。”男人像是不适地微微躲开一点,却因为空间的狭窄而避无可避。
温热的呼吸喷洒在耳畔,南优贤勾起嘴角,玩心大起地轻轻舔过那人微凉的耳垂,对方不适地向后躲了躲。
“别紧张。”南优贤低低地笑起来, 稍稍退开一点, 眼神一派清明, 而男人细长的眼眸如同深潭一般不见底地深沉。
如果这个时候,南优贤不是这么专心地对面前的这个人探究,他会发现本来吵闹的夜场变得安静了很多,许多若有若无的目光不断扫过他们两个,却无人敢对他们多说一句, 场内依然是喧闹而纵情的气氛, 但平添了几分心照不宣的暗流涌动。
“玩够了就下去。”
“那我没玩够呢?”南优贤的桃花眼睁得大大的,“不要生气嘛。”
“下去。”
“如果我不下去呢?什么条件?”
“……”
南优贤微微一笑:“想不出来吗?那我替你想啊。”
“……”金圣圭沉默地看着南优贤笑意盈盈的眼睛, 想听听南优贤到底能吐出怎么个象牙。
饶是南优贤一字一顿地吐字, 金圣圭还是怀疑耳朵出了问题。
“我包养你。”

No.3
包养吗?
金圣圭眼皮跳了跳,看着面前天真灿烂得近乎傻瓜的南小狗,不置可否。
两人默默地对视着。南优贤离自己很近很近,连细密的睫毛也可以清晰地数清。金圣圭有点恍惚,失神让南优贤很不满,他伸出手在金圣圭腰上不轻不重地掐了一把,金圣圭微微吃痛地抽气。 “就算是感谢了, 滴水之恩, 涌泉相报, 无以为报, 以身相许。”南优贤淡淡地吐出这么一句话, 金圣圭眼皮又跳了两跳。
这人到底是怎么能把歪理讲得这么光明正大的。
被南优贤拉着手腕带出酒吧, 马上就要出门的时候, 金圣圭回头望了一眼, 摸了摸眼睛。
坐进车里,金圣圭才算真的魂魄归位。
微凉的手指被南优贤温暖柔软的手掌覆盖,金圣圭侧过脸看着坐在身边的南优贤,南小狗眼睛弯弯,嘴角扬起好看的弧度,像是心情很好的样子。
“你可能不信,我见过你。”
“……”金圣圭没说话, 心里是不以为意。
我有什么不信的,我也见过你啊。
南优贤舔舔嘴唇,有些小心翼翼地开口。
“我见过你弹钢琴,你的手很漂亮,曲子也弹得好听。”
那是南优贤还在上学的时候,本来是只是路过琴房,却意外地听到一段钢琴曲。小心地推开门,里面的人却并未发觉。 阳光细碎地洒在那人身上,低垂着的眼睫微微颤抖着,额前细碎的红发也在随着动作轻颤,南优贤那一刻听到自己的心,像是塞进小小盒子里的羽毛枕头被拿出来,嘭地一声。
“很离谱吧, 原来世界上真有一见钟情, 我只是看见了你的模糊的侧脸而已。”
南优贤像是回忆起那时呆愣在原地的自己,轻笑出声。
不是没试图找过,却像是蒸发一般无影无踪,再没寻见当初相遇的红发少年。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
南优贤微微抬起头看向金圣圭,眼神里是满满当当的欣喜:“我真的没想过能再见你。”
以对手的身份。
金圣圭用目光细细描摹了一遍面前人的眉眼, 被眼前金发青年眼中的真诚晃了眼睛。
他听到自己急促如同鼓点的心跳声, 指尖还被握在掌心里, 是仿佛要融化一般的热度。
蒙蔽了双眼的话, 只能随着心亦步亦趋了……
下意识地凑近南优贤, 探出舌尖舔过有些干燥的嘴唇,还带着未散去的酒精味道,让人更加口干舌燥。像是怎么都不会厌倦似的一遍一遍描摹着唇形,轻轻啃咬着南优贤微厚的下唇,南优贤委屈地轻哼,浓浓的鼻音像是撒娇,更像是邀请。
手到底是不安分地拨开了贴身的衣物,沿着脊背向上,摩挲着蝴蝶骨的轮廓,吻也加深了一寸,近乎肆无忌惮地在南优贤的口腔内探寻,像是游鱼终于抵达深海。唇舌交缠,像是孤独的一尾鱼终于找到了另一半。
一个漫长得近乎窒息的吻。
两人重重地喘息着,金圣圭轻笑,声音低哑。
“或许你的提议不错。”
“是吧, 我一向只出好主意。”
刚刚踏进房门,南优贤就被金圣圭摁在了门上,吻也再一次落下,不再拘束于唇舌纠缠,吻一路蔓延在脖颈上开出艳红的痕迹, 却最终止于南优贤的话。
“你的……名字。”
“……这重要吗?”
“现在不重要了。”
南优贤稍稍用力地推开金圣圭,眼底哪还有刚刚意乱情迷的喜欢,他勾着嘴角,轻笑出声。
“金圣圭先生, 幸会。”
刚刚还覆着自己手背的温暖手掌打开不知何时被拿走的钱包,捏出名片,眼神清明。
 
 
#这里是阿西的啰嗦#
再回头看又是一堆bug……太惨了……
@RachelPeachT  @piqueinflove 嘿老铁🙆❤️

评论(4)
热度(1)
© 一个西饼子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