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牵你的手呀。

【鲑鱼】连锁反应06-07

No.6
南优贤睁开眼睛已经是清晨,身边空荡荡的,金圣圭已经离开。
窗帘遮得厚实,屋里像是个暗室。 衣物被放在床边的椅子上,他摸摸椅子上叠得整齐的衣物,有些烦躁地重新缩进被子里。 过了一会儿,又重新伸出手来,掏出了裤子里的手机。
手机从和金圣圭离开酒吧之后就打开了录音。
南优贤把手机在手里翻来翻去, 握紧又松开。
"喂?"
"总经理?"
"我今天晚点到公司。"
"哦,好的。"
挂断电话,南优贤深深地呼出一口气,把脸埋入掌心。
对金圣圭说的话,半真半假。
喜欢这么多年是真的,想念这么多年是真的,久别重逢的欣喜是真的。
确实对金圣圭肖想已久, 尽管不知名姓这么多年。
但…商人要学会的头一件事就是不能感情用事,也不能意气用事。要做的事不会因为感情如何就改变。利字当头,情意千斤便毫无用处。
一步,一步。
该走的,一步也不能少。
金圣圭穿着黑色T恤和牛仔裤出现的时候助理CC有些惊讶。昨天下班的时候可就是这身儿衣服,总经理的洁癖居然有下线的时候?
"CC去给我拿一套衣服。"
"……好的。"
果然还是我的老板……
宝蓝色修身西装,有浅细的格子线的白色衬衫,服帖得赏心悦目。金圣圭解开西装外套的第二颗纽扣,安然地坐在皮质椅上。
CC立刻把文件逐份递上,并轻声说明合作方的详细要求。 有条不紊,忙而不乱。
CC一边整理文件一边冒出了从未有过的念头。
像总经理这样的人,会有弱点吗?
感觉没有什么能让他情绪波动,成功的时候也看不出喜悦,而失败的时候也是情绪淡淡。家里长辈说这样的人得失心淡,可CC不觉得。
金圣圭明明骄傲到了骨子里。
他自信到近乎自负,几乎不容许被质疑,当然他也有不被质疑的资本。气场强大,给人的感觉是天生的领导者。偏偏又是谦恭有礼,温和待人。只是那温和有几分发自心底,便不得而知了。
CC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把文件分别装好,看着金圣圭低着的头,无声地叹了口气。
该有多累啊,紧张忙碌,像是永远上足了发条,不知疲倦似的。
CC轻手轻脚地退出去,即将关上门的时候,却听到金圣圭叫她。
“CC你等等,”金圣圭有些疲惫地皱起眉头,用力捏了捏眉心,"你亲自去做这件事,别人我不放心。"
“总经理,是什么事?”
“你去把南优贤公司手里关于我的消息都截下来,必要的时候可以开条件, 我相信你可以把握好度。” 南优贤手里的录音笔很难修复,可偏偏一时感情用事头脑发热, 忘了再看看有没有备用的录音笔。
看着睡得沉沉的南优贤,轻抚着南优贤温暖的脸颊,金圣圭还是忍不住侥幸地想,万一呢。 万分之一却也不肯舍弃的奢望。 但冷静下来,金圣圭说一点不后悔就太骗人了,现如今,只能趁着为时不晚,做出弥补措施。
头脑里挥之不去的南优贤言笑晏晏的威胁,像是警钟,像是尖刺,不肯作罢。 无论发生了什么事,都要冷静地处理,情绪激动对事情格局的转变没有任何好处。 这是金圣圭从小便受到的言传身教。
CC点点头:"知道了总经理。"
门被关上,发出一声轻响,金圣圭看着密密麻麻的数字,有些烦躁地闭上眼睛。
他感觉不好,很不好。
CC一向擅长危机处理,最坏的情况,消息也会被控制在小范围内不被扩散出去。
可他就是觉得心烦意乱。
南优贤像是心头的一根刺,时时刺痛却无法去除。 金圣圭打开抽屉,取出一个白色相框,照片中是一个黑发少年的侧脸,微微扬着头,一脸委屈相。
希望你已经开始喜欢这个世界了,就像我因为你学会喜欢这个世界一样。

No.7
看到被爆出的自己“疑似同性恋”的消息的时候,金圣圭觉得这一刻真是好荒诞。
疑似?
同性恋是病吗?还疑似?需要确诊吗?
他有些烦躁地松了松领口。
这个世界什么时候才能学会公平待人, 正视所有少数群体的存在?爱和喜欢不分类型, 分类型的永远都是人心。
同时CC带回来的答复让金圣圭心生疑惑。
“对方总经理说,想谈判就要诚恳,他要您亲自去。”
南优贤是疯了吗?要自己亲自去是什么路数。
金圣圭静下心来分析,得出的结果就是,这次会面怎么看都是一场鸿门宴。
但是金圣圭还是选择坐进了约定好的咖啡厅,保持着精神出逃的状态呆坐着。他此时此刻不愿想太多,而且想的太多也确实没有什么用, 徒增烦恼罢了。
随机应变吧…结果总不会太坏。
于是南优贤走进咖啡厅的时候,入眼的就是呆滞的穿着宝蓝色小西服的金圣圭,面前摆着一杯粉红色的未知液体, 鲜亮的配色让南优贤忍不住嘴角抽搐起来。
“金圣圭。”
“……叫哥。”金圣圭回过神来看着南优贤。面前的金毛小子穿着花里胡哨的polo衫加上简单的牛仔裤,他突然觉得自己的衣着诡异起来,连带这个桌子的周遭空气也弥漫着一股难以预测的味道。
“不就大我两岁。”南优贤眼皮跳了跳。
“我就是大你一分钟,你也得老老实实地叫哥,”金圣圭面无表情地喝了口草莓味的冰沙,“又不是没叫过,别害羞。”
南优贤知道金圣圭说的是什么时候。
“……”金圣圭你到底是什么东西做的。
“别用这种目光看着我,我不是外星人。”
南优贤觉得自己的耳根正在不受控制地发着热,他有点郁闷地回应了过来礼貌地询问他需要什么的侍应生“冰美式”,然后捋了捋有点长了的刘海:“金圣圭,还是进入正题吧。”
“好啊。”金圣圭气定神闲,“优贤,你想要什么呢?”
“……你觉得我会想要什么?”过于亲昵的称呼让南优贤卡了个壳才接上话,看着金圣圭的眼睛轻轻蹙起了眉头。
“我公司的股份,”金圣圭微笑,“9%的股份。”
南优贤轻轻地勾起嘴角,坐姿却不可控制地僵硬起来:“果然金圣圭不是浪得虚名。”
金圣圭把手臂架在桌子上,手指交握着,身体稍稍前倾,直视着南优贤,眼睛很亮,眼中是志在必得的锋芒。
“如果是32%那样的狮子大开口,你也不会坐在这了。”
冰沙剩下的一半因为碎冰的融化变得味道寡淡,金圣圭皱皱眉头,不动声色地把杯子推离手边。
“南优贤,其实彼此想要的,我们都很清楚,不是吗?”
可谁又知道威胁与被威胁,这个位置会不会变呢?
南优贤微笑起来,梨涡漾起。
“那又怎么样,同性恋这个消息坐实的时候,我想……收购你公司董事手里的股份应该不是难事?”
金圣圭舔舔嘴唇,手指交握:“9%不可能。”
金圣圭手中掌握的股份是40%, 其中有10%属于父亲,老股东掌握的股份总数量是35%, 其它小股民掌握的散股份额为25%。而南优贤目前已控股数量是23%。
那1%的控股权若落到南优贤的手里一样会让金圣圭丢掉整个蓝海。
“5%”南优贤像是早就料到一般,没有多费任何口舌。端起面前的冰咖啡送到唇边却没喝,只静静地与金圣圭对视。
他想赌一赌, 赌金圣圭的安全底线。
“直接点吧。”金圣圭眯着眼睛,南优贤明知道自己不会答应,还试探什么,撞运气吗?
凭蓝海目前的市值,已经可以说的上是天上掉股份, 南优贤想要的太多了。
南优贤露出了一个“你这人真没意思”的表情,放下咖啡随意地往沙发上一靠:“3%”
“成交,”金圣圭抬起手打了个漂亮的响指,“埋单。”
南优贤站起身抖抖肩膀,心里不免遗憾。
金圣圭正默默地对南优贤行注目礼,心里不停问候着南优贤, 谁料到这人和自己对上眼的瞬间突然俯下身子轻轻地碰了碰金圣圭的嘴唇,顺带着舔了一口。
“算是弥补那6%, 这个吻值得…还有,记得抹润唇膏,”南优贤眨眨眼睛,点了点自己的嘴唇,“你嘴巴都起皮了呢。”
“……南优贤。”金圣圭捂着嘴, 一副受了骚扰的震惊相。他有点不可置信的看着南优贤。
做人居然可以这么厚脸皮的吗?
南优贤看着金圣圭诧异的样子心情更好,无赖地捏了捏金圣圭的指节匀称的手,轻笑道:“再见,圭哥。”
金圣圭看着南优贤的背影,立刻给CC打了个电话。
“市面上还有2%的散股, 抓紧收购, 不要让南优贤占了先机。”
“是。”
“还有……”
“嗯?您还有什么事?”
“给我买个润唇膏。”
“……哦。”CiCi满脸黑线地挂断了电话,买个润唇膏是什么鬼……
当然,这事没完。
金圣圭看着放在自己办公桌上的润唇膏很不可置信。
“草莓味的?”
“……是。”
是没错啊自己喜欢吃草莓……但是仅限于食物好吗?一个大男人用草莓味的润唇膏……这个画风着实诡异。
“CC,小姐,你能告诉我你是怎么想的吗?”
“没有别的味了……”CC都快哭了,她对天发誓店里要是多一个别的味道的她也不买……
她一个女人都会厌弃这种少女心boomboom的东西的。
“……你去吧。”金圣圭看着欲哭无泪的CC,无力地摆了摆手。
看着手里粉红色的小玩意,一股恶寒涌上心头,金圣圭顺手把它扔进大衣衣袋里,忍不住又想起了南优贤人畜无害的笑容。
“难怪混夜场混得风生水起。”
恐怕没人能从他手下全身而退吧。
“南优贤,即使我不能全身而退,我也要你吃够苦头。”

@piqueinflove  @RachelPeachT 困死了……

评论(4)
热度(3)
© 一个西饼子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