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牵你的手呀。

【鲑鱼】我想给你怀抱。
文/阿西
雨水是老天在闷热天气里的馈赠,卷走令人困顿的暑热,附赠的是迷人的夕阳。在柔和色彩的笼罩下,钢筋水泥也变得有了生气,晚风也温柔得荡漾。在难得的清凉里,车水马龙的喧闹与孩子放学的嬉笑恰到好处地交织融合,配合完美。
南优贤是这城市里忙碌于两点一线的人们中的一个,他在某个拥挤的人群中小心地寻找一个位置得以驻足,又在某个时候离开,融入另一群人。
像南优贤这样的人们,目的地都相同。
家。
他们都在期待温和柔软,能抛弃疲惫,卸下心防与伪装的归途。
“我回来了。”
“南优贤,你再把调料随手放灶台边上……”带着点鼻音的声音伴随着叮叮当当的玻璃碰撞声从厨房传出来,还带着点焦躁的语气。
声音的主人似乎在思考怎么说才能更有威慑力,停了一下才继续说:“晚上我做饭。”
南优贤走进厨房,看着那人正有条不紊地把瓶瓶罐罐放到储物格中,手指与玻璃罐相得益彰,形成令人舒心的景象。因为感冒而微红的鼻头和眯着的眼睛,看上去就像只狡诈又可爱的狐狸。
“……”南优贤没说话,只是走过去从背后抱住纤瘦的男人,把下巴放在他的肩上,讨好地蹭了蹭。
“南优贤。”男人的声音尾音温柔地上扬。
“嗯。”
“累了?”
“还好。”
“……”他转过身,捧着他的脸,细细地端详,“又瘦了。”
“圭哥也是。”南优贤抱着金圣圭纤细的腰,把脸埋进金圣圭带着清甜香气的衣领,深深地吸了口气。
温暖的拥抱是治愈的良药,紧绷的神经在这一刻彻底松懈下来,即使没有细腻的言语,只是气味也带来满溢的心安。
金圣圭轻拍着南优贤的后背,并无规律性的,一下,又一下。南优贤觉得自己就快要在这样的拥抱里睡着了。
他蹭了蹭金圣圭的颈侧,偏过头去轻轻地啄了一口,换来的是金圣圭不轻不重地在他腰间抓了几下,痒得他笑出了声,一边试图拨开金圣圭做乱的手一边躲闪着,却被搂得更紧。
笑闹间四目相对,是荷尔蒙的交流。
金圣圭凑过去轻轻地啄了下南优贤的嘴唇,继而温柔地含住,寻着缝隙探进去,将柔软的上颚和尖锐的虎牙一一扫过便重新辗转于温软的唇,缓慢而庄重地完成一个吻,又重新温和地拥抱着。
金圣圭把南优贤红红的耳根收进眼底,笑着在他耳边低语。
“为什么害羞?”
“……哪有。”
金圣圭不再多说什么去逗脸红的恋人,只是满足地摸摸恋人柔软的发尾。
“优贤啊。”
“嗯?”
“优贤。”
“我在。”
“优贤。”
“嗯。”
“我爱你。”
“……嗯。”
我也,很爱很爱你。

评论
热度(3)
© 一个西饼子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