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牵你的手呀。

【鲑鱼】守护神07

文/阿西

金圣圭都不出门的。
这是南优贤和金圣圭一起生活了几个月以后发现的事。
“圭哥我上班去了哦。”
“好——”沙发上躺着的金圣圭把草莓塞进嘴里, 懒懒地应着, 挥挥手表示欢送南优贤。
“圭哥我回来了。”
“我们吃什么?”
“哥, 你不是在沙发上躺了一天吧, ”南优贤放下背包, 走到沙发边上, 推了推金圣圭的腿, “一天都没动?”
“嗯, 不知道做什么。”
“……哥你要是实在无聊你去跟我上班吧。”
“不去, ”金圣圭打了个哈欠, 眼角泛出一点潮湿, “累。”
“……”
果然是做神太闲了对不对。
南优贤有点无奈:“那哥总这么呆着不无聊吗?”
“无聊。”
“那你找点事情做嘛。”
“找什么事情做, ”金圣圭坐起来, 勾了勾嘴角, 搭着南优贤的肩膀, “保护你就很累了啊小子。”
大约是因为一天都没说话的原因, 金圣圭的嗓子有些沙哑, 声线低沉地缠绕上耳廓, 若有似无的气流扩散在南优贤耳边。
保护我……是啊, 金圣圭一直在保护我。
虽然金圣圭没说什么时候保护过南优贤, 但是南优贤不是一点感觉都没有的。
闯红灯的车辆马上就要撞到自己的时候, 脚下一滑马上就要摔倒的时候, 甚至做了噩梦的时候。
他能感觉到, 有一股力量, 拉住他的手, 抹去他噩梦中的泪水, 悄无声息, 不留痕迹地保护着他。
南优贤不得不承认这样的金圣圭很迷人。
说这样的话, 做了这些事的金圣圭。
痞气又温柔的, 隐约有一丝危险又强大的。
“我说, 你很热吗?脸红什么, 耳朵也这么红。”金圣圭捏捏南优贤的耳垂, 语气是真诚的疑惑。
“啊……有点吧……”南优贤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丢了神, 摸上自己的脸确实是在隐隐发热, 金圣圭还捏着自己的耳垂, 明明指尖是冰凉的啊, 南优贤却觉得被触碰的耳根仿佛要燃烧起来一般。
“傻小子…做点饭吃吧, 你哥我要饿死了。”金圣圭揽住南优贤的脖子又松开, 揉了揉南优贤新剪的头发, 好好的一个栗子头成了鸡窝。
南优贤闷闷地嗯了一声, 红着脸进了厨房。
……哪里不对呢, 金圣圭平时不是也这样吗?
为什么自己的心情好像不一样呢。
南优贤这么想着, 手上一个哆嗦, 把手指划破了。
“怎么了?”金圣圭的声音从客厅传过来, 有些失真。
“啊没事, 切到手了。”南优贤提高音量回复道。
“想什么呢小子, ”金圣圭已经走了过来, “想漂亮女孩子了吗?”
“哥说什么呢?”南优贤瞪大了眼睛, “我是那种人吗?”
“好好好你不是。”金圣圭握住南优贤的手, 看了看就把南优贤被划破的指尖含进了口中。
舌尖滑过伤口又痛又痒, 而南优贤的感官系统仿佛在强迫他把全部感受放在指尖上。
不然为什么会有这种仿佛电流通过酥麻的感觉……又为什么会这么心动……
心动…不应该心动的啊。
“谢谢哥, ”南优贤看着金圣圭略微凌乱的发丝, 如梦方醒地抽回了手, “我没事了。”
“要不我们出去吃吧, 你都切到手了。”
“我都蒸好米饭了耶, 而且哪有那么脆弱。”
“我的职责就是守护你啊, ”金圣圭瞟着已经切好的菜, 眼睛转来转去, 最后拈起一片西红柿塞进嘴里, “你有一点点不好都不行的。”
“……哦我知道了。”南优贤一时语塞, 赶紧转过身切菜, “哥去等着吃饭吧。”
“……嗯。”金圣圭皱着眉头看着南优贤的背影, 闷闷地应了下来。
南优贤不对劲呢。
一顿饭吃的很沉闷, 平时话多的南优贤异常沉默, 金圣圭苦恼却无计可施, 这不是能随便发火或者质问的情况啊, 如果伤害到了南优贤的自尊心, 恐怕情况要更加糟糕吧。
金圣圭想到这, 烦躁地用被子蒙住头, 在沙发上滚来滚去, 然后咣当, 掉了下去。
……沙发太小了要换一个。
金圣圭悻悻地坐在地上发呆, 脑子里是一团乱麻。
算了, 不想了, 还是睡觉吧, 顺其自然。
但金圣圭可能没听说过, 山穷水复疑无路的话, 别怀疑, 就是没路了。
这才是生活的常态。
他是神, 怎知人生不易。
失眠的不只是金圣圭一个人, 还有卧室里在床上烙饼翻个的南优贤。
失眠的话还是喝牛奶好了, 南优贤吐出一口气, 翻身下床走向厨房, 撕开一盒牛奶猛地灌下去, 比喝烧酒的样子都悲壮。
他的思绪还是不受控制地飘向了第一次见面的那一天, 自己邋遢又落魄的样子大概看起来很可怜吧, 不然金圣圭为什么会选择留下来呢。
南优贤发现自己竟能事无巨细地回忆起所有的细节, 也发现冰箱门开了很久了, 散发出的冷气证明它确实是很有效率地良好运行着。
南优贤叹了口气, 关上了冰箱的门, 回卧室之前, 还是没忍住回头看了一眼客厅。
金圣圭正睡在沙发上, 缩成一小团, 尾巴从没掖好的被角伸出来, 被子有一半都掉到了地上。
也就是仗着神不会生病吧, 活得这么粗心。
捞起被子给金圣圭掖好, 仿佛感知到有人, 金圣圭翻了个身, 咂咂嘴。
是梦见什么好吃的了吗?南优贤失笑, 把金圣圭的尾巴也塞进被子。
果然是毛茸茸又柔软的呢, 南优贤摸了摸尾巴, 小心翼翼地用手指梳了两下毛。
“唔……”
南优贤的手顿时僵在原处。
刚刚……刚刚那声音……
睡梦中迷蒙的金圣圭做出了本能的生理反应, 他下意识地去摸南优贤的手, 想让他再摸一摸, 可南优贤一点都不敢动了。
看着金圣圭在睡眠中紧紧锁着眉头的样子, 南优贤心里全是追悔莫及。
所以才不许摸尾巴啊。
这……真的是在渎神了……
南优贤的额头全是冷汗, 他怕金圣圭醒来, 又期望金圣圭醒来。
如果……如果说出自己的想法, 会不会……
南优贤头一次痛恨起神与人的距离。
如果说出口, 那真的是万劫不复了吧。
在南优贤还僵硬地呆愣着不敢有任何动作时, 金圣圭已经醒了, 他睁开眼, 眼中泛着幽绿色的光, 声音沙哑。
“南优贤, 你在干什么。”

今天优先楼福特🙆❤️很久没有写这么多字了真的 我要为自己点赞 要虐了!!!!!(突然兴奋
@piqueinflove  @RachelPeachT 👏👏👏

评论(9)
热度(2)
© 一个西饼子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