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牵你的手呀。

【鲑鱼】连锁反应12-13

文/阿西
No.12
KeepCalm里还是灯红酒绿声色张扬的老样子,男男女女沉醉于酒精和疯狂的音乐,每个人都笑着推杯换盏, 想要从对方嘴里套出秘密, 又或者单纯地想要发泄情欲, 既可笑又可悲。
南优贤以旁观者的身份看着面前一个个放纵的男男女女,掏心掏肺地觉得很无聊,以至于他都难以克制自己的哈欠。
“来了?”哈欠没打利索,有人突然揽上自己的肩,混合着人渣味道的古龙水味道悠悠荡荡地飘入鼻腔,十分熟悉的不适感涌上胸腔,南优贤压抑着鸡皮疙瘩此起彼伏的惊人感受,转过头的时候笑得那叫一个真心实意。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嗯。”南优贤扯着嘴角挤出个真诚的笑,中规中矩地坐着,像个乖巧的学生。
“很紧张?”
“你坐在我旁边,”南优贤端起桌面上的酒,清浅的蓝色让人赏心悦目,抿了一口,入喉爽洌,余味是带着微辣的回甜,“我当然紧张。”
“你怕了?”难掩的得意之色从那双端正却猥琐的眼睛里流露出来, 南优贤看得清楚,心里骂了一声,嘴边的笑意却是更热烈了几分。
“你觉得呢?”南优贤眯着眼睛,酒窝微微漾起。
男人刚想说些什么,南优贤就看见了某位狐狸先生,似笑非笑地靠近,南优贤舔舔嘴唇,轻轻地呼了口气。
金圣圭,你再不来,我就要被耍流氓了!
“好久不见啊。”金圣圭在南优贤身边坐下,细长的眼睛里是轻佻的笑意,微微勾起的嘴角,像极了一个“任君采撷”的邀请, 又像是言笑晏晏地警告, “我可是有刺的呢”。
这个样子的金圣圭不是南优贤所熟悉的样子,一阵恍惚的空当,金圣圭已经揽上了自己的腰,端起自己的酒杯放在唇边抿了一口, 薄唇染上酒渍, 泛着晶莹的光。
“你这是……很不高兴看见我?”
“没……没有。”南优贤有点舌头打结,说好的帮忙呢?怎么感觉自己刚出狼窝又进虎穴呢?
浓重的危机感包裹了忧愁的南优贤,前有豺狼后有虎豹,人生真艰难。
“你是谁?”徐浩哲显然意识到面前这个男人不是单纯的路人甲,何况能出现在KeepCalm里的人都不可能是小角色,而且和猎物有某种秘而不宣的联系, 这让他警惕起来, 紧紧皱起了眉头。
“他的前男友,”金圣圭随意地靠向沙发靠背,“幸会。”
“那作为前男友,你是不是应该放开他。”
金圣圭只当没听见咬的格外重的“前男友”三个字, 没有接话,把一杯鸡尾酒尽数咽下,再抬眼的时候目光里热切地询问着:你的故乡是海边吗?
“……这是想把人追回来?”
“没有法律不允许吧?”金圣圭笑得云淡风轻,南优贤可是看得心惊肉跳,但是看到徐浩哲的表情,南优贤知道,金圣圭踩对了徐浩哲的痛脚。
“徐浩哲一直掩饰着自己的性向,生怕被人知道了会丢掉手中已经得到的东西, 最让他舍不得的, 当然是依靠他的妻子才得到的职位和权力。”南优贤回想起金圣圭气定神闲的样子,真可谓既欠揍又奸诈。
一个骗婚的gay, 也算是自作自受了吧。
徐浩哲还在微笑,但脸色已经黑了下来,放在腿上的手紧紧地攥成拳头,南优贤在心里轻轻地摇了摇头,这样藏不住气,注定成不了事。
但对于他来说,这是件好事。
“你从我手里抢人,是不是不合道理?”
金圣圭依旧是不动声色地模样, 解开了扣得严丝合缝的衬衫,露出一小段锁骨,淡淡地看向南优贤。
南优贤看着金圣圭的眼睛,,紧紧地握住了金圣圭的手。
“真是不好意思啊。”金圣圭露出一个抱歉的笑,揽上南优贤的肩膀,“我可没抢, 他有他的选择。走了。”
“金圣圭,这么走了真的没问题吗?”
“没问题,他很快会追上来的,不管他把我打成什么样,你跟他走。”
“……什么叫‘不管他把你打成什么样’?”南优贤皱起眉头。
“他练过拳击,你不知道吗?”
“……”
“你不用担心我,他又不会打死我。”
南优贤刚想说些什么,金圣圭就推开了自己。
所以他才有幸看到金圣圭结结实实地挨了一拳。
是有幸吧。
南优贤眼眶温热。
如果不是自己,金圣圭才不屑亲自上阵,才不会被摁在地上,一下又一下地承受拳头,一声不出却始终看着他。
很疼吧。
“住手吧,我跟你走。”
“……”男人停了手,喘着粗气,从金圣圭身上起来,看着倒在地上剧烈地咳着的金圣圭,拉起了南优贤的手,轻蔑地勾了勾嘴角。
南优贤钻进徐浩哲的车里,没有多看金圣圭一眼。
金圣圭看着南优贤钻进车里,车辆绝尘而去,金圣圭摸摸嘴角,轻轻呼了口气,拨通了电话。
“别看热闹了小丫头。”
没有等待回应, 金圣圭踉跄着起身, 挂断电话,拨通了另一个人的电话。
对方接起来,却没有回应,能听到有人在对话。
“你不知道他是谁吗?”
“谁?”
“金圣圭。”
“金圣圭算个什么东西!还不是被我耍的团团转!”
金圣圭握着手机,看着屏幕上的南优贤笑意清浅的样子,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
南优贤,但愿我做的都值得。

No.13
南优贤看着愤怒的徐浩哲,面色平静。
“金圣圭算什么,他的董事都是一群酒囊饭袋,他也真是愚蠢,被骗得团团转。”
“那几个董事,说是他爸爸的故交好友,谁不惦记着中饱私囊。”
“我只是给他们一点点甜头,他们就通过了我那份漏洞百出的策划案,金圣圭太大意了,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坐上现在的位置的,如果没有他病怏怏的爸爸,金圣圭算什么。”
徐浩哲说了半天才意识到南优贤的沉默,他皱着眉头,毫不客气地捏上了南优贤的下巴。
“你为什么不说话?因为他是你前男友?你心疼了?”
徐浩哲,真是个疯子。
南优贤打掉了徐浩哲的手,揉了揉被捏得发痛的下巴:“我没有,你冷静点。”
“你少废话,你看他一眼我就知道你什么心思。”
“……”南优贤站起身。
“你想去哪?”徐浩哲拉住南优贤的手臂,死死攥住南优贤的手腕,“你以为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的吗?”
“还没人能拦着我做我想做的事,”南优贤甩开徐浩哲的手,活动了一下手腕,“徐浩哲,你不要太看得起自己。”
“你……”
“南优贤,幸会。”南优贤气定神闲,淡淡地勾着嘴角。
“那还真是幸会,南总经理。”徐浩哲只是僵了一下,就恢复如常,甚至还挤出了一个貌似淡定的笑,不过南优贤是发自内心地觉得……笑得真是难看啊……
大概相由心生吧, 徐浩哲猥琐又下作, 明明是一张端正的脸, 但举手投足间全是人渣味。
“徐浩哲,说说吧,关于我们公司的策划案,你掺了多少水分?”
“南总经理,这个策划案是机密,您不会不懂吧。”
“你觉得我坐在这里, 是空手套白狼吗?徐浩哲,你不能因为你愚蠢,就认为别人和你一样。”
“南优贤,你想怎么样?”
“我要你说实话。”
“实话?”徐浩哲靠在沙发上,“你哪来的自信我就会说呢?”
“这个事,我不靠自信。”南优贤拿起手机,冲着徐浩哲晃了晃,上面显示的正在通话中让徐浩哲瞪大了眼睛。
“金圣圭,你有录音吧。”
“当然。”
手机突然被徐浩哲夺走,砸向了墙角,南优贤抬头,平静地看着眼角猩红的徐浩哲。
“徐浩哲,为了钱,想背人命官司吗?”
“你的妻子你可以不在乎, 你的孩子呢?”
徐浩哲看着南优贤平静的脸久久没有动作,南优贤手心里都是汗,他看着徐浩哲因愤怒而发抖的身体,心里不无认真地思考,如果和面前这个人交手,自己能撑多长时间。
就赌一把……堵你残存的人性……
门却突然响了,不疾不徐的三声叩门。
拉开门,某位狐狸先生没什么表情地抱着胳膊戳在门口。
“让开吧,挡路了。”
南优贤给金圣圭倒了杯热水,金圣圭皱着眉头呲牙咧嘴地喝了下去,南优贤看着看着,终于是没忍住,很不厚道地笑出了声。
“笑什么笑,”金圣圭拍了一下南优贤的脑袋,“都因为你。”
“我又没有让你不还手,就那么挨打,还不是你傻。”南优贤揉着脑袋哼哼。
“啧,南优贤,真没良心,”金圣圭凉悠悠的嗓音听得南优贤一阵阵皮紧,“小白眼狼。”
“说得好听,为了我,你还不是为了让徐浩哲大意, 你想让他愤怒, 又想让他有胜过你的感觉。”
你说过的,男人都有好胜心,本来徐浩哲就冲动易怒,你就是想火上浇油。
“愤怒的人漏洞百出,最容易被利用,他如果不是这么和你打一架,他怎么会得意忘形地说出后面的话。如果不是这样, 今天我们俩都得去医院躺着了。”
金圣圭摸摸南优贤的头,以示嘉奖:“果然很聪明。”
“你才知道啊……说起来你刚刚说的话,真是捏死了他的把柄。”
“徐浩哲,你最好老老实实地吐出你知道的东西,我们两个攥着的东西足够你身败名裂,倾家荡产。你如果配合,还有可能绝处逢生,我们也不想难为你,该解约的解约。当然,如果为了违约金,背人命官司,你聪明的很,这笔账有多不合算不用我替你算吧。”
金圣圭真是只狐狸,南优贤看着徐浩哲脸色变了又变最后认命地点头,唯一的感触就是这样了。
“嗯。”金圣圭喝掉杯子里所有的水,意味不明地哼了一声。
“你怎么来得这么快?”
“你前脚走后脚我助理就来了。”
CC早就做好准备在KeepCalm附近做好了一切准备,随时待命。
“……疼吗?”
“敢情打的不是你。”
“……对不起。”
“又不是你打的我,别这么矫情,你要是愧疚就把我公司股份还我。”
“……那还是算了。”
金圣圭满眼的“我就知道”, 无奈地撇撇嘴。
“那我走了?”
“慢走不送。”
南优贤无法控制地将目光锁定在金圣圭瘦削的脸上。
这突如其来的想要亲吻的感觉……
“……再见。”
“嗯。”
南优贤没有叫司机来接他,而是一个人慢吞吞地在路上走。
路上已经没什么行人,比起白天的喧闹,南优贤更享受现在的安静。
月光很好,天空也很干净,南优贤踢着地上并不存在的小石子,轻轻地哼着小调。
金圣圭,我可不是矫情,那是我能给的,唯一一点心软。
我知道你想要什么, 可我也有我想要的, 是不能因为你就放弃的。
欠你的太多,我也不知道我能不能还清。
但是,我回不了头了,你也一样。
“蓝海总经理金圣圭为同性恋者,有知情人提供的语音如下。”
金圣圭抬起头,看着身边站着的垂着眼睛不说话的CC,轻笑着。
“我输了,这个赌,输了。”


@RachelPeachT  @piqueinflove 诶嘿😚

评论(8)
热度(1)
© 一个西饼子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