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牵你的手呀。

【鲑鱼】守护神09

文/阿西
如果有重来的机会……
算了,哪有什么从头来过,时间过去了就不能再回头。
时间不回头,但记忆替每个人记着过去。
生活重新归于平静到底是好还是坏呢?南优贤难免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想起这些事, 觉得自己可能只是做了一场梦吧,又或者只是自己年纪大了,变得爱胡思乱想了。
忘不了啊,金圣圭这个家伙已经实实在在地融入了自己的生活,盘踞了最重要的地方不肯离去。
每一个梦里都不断回放那个晚上,仿佛要把那个场景刻进骨血一般,刺骨生疼。

屋里没有开灯,只有窗外浮动的灯光投射进来,南优贤只能看到逆光的金圣圭模糊的侧脸,看不清表情。
金圣圭就在面前,却只是一言不发地看着他。
南优贤快要崩溃了。
我知道不能回头了,可是我就是贪心啊。
“如果我让你这么不开心,那你自己好好的。”
头顶突然落下几分重量,一如往昔地温柔,指尖依旧微凉,摩挲着温热的发根,南优贤愣愣地看着金圣圭,尽管他根本看不到金圣圭说出这样的一句话是什么表情。
他想喊,想抓住那双手。
“别走。”
南优贤挣扎着从梦中醒来, 从因为睡眠而变得喑哑的嗓子发出低沉的呼吸声, 他艰难地喘着气,直到背上出了一层冷汗,他才像是回了神一样, 长长地叹一口气。
他没能抓住金圣圭的手,现实中不能,梦里也不能。

金圣圭大大地打了个喷嚏,揉着鼻子的时候发现自己捡的那只小猫妖又在以不屑的表情笑话自己。
金圣圭愤愤地敲了敲小猫妖的脑袋瓜子,语气状似凶狠但毫无威慑力:“笑什么笑,今天不是也没能摆脱那个缠着你不放的人吗?”
猫妖的脸瞬间就垮了:“你可别说了,他天天抱着我不放手,人为什么这么喜欢撸猫,他摸来摸去不知道我会痒痒吗?”
“你这么跑出来他不得急疯了?”
“你这么一走了之他不得难过死了?”
金圣圭瞪眼:“嘿小崽子,我问你你问我?”
“您问我您问我。”金明洙伸伸懒腰, 摇身一变成了翩翩少年郎的模样, 支着下巴看着金圣圭佯怒的脸,噗地一声笑了。
“您好歹是活了两千七百一十八年的神啊,”金明洙眨眨眼,“怎么告个白就把您吓跑了?”
“你知道个……”金圣圭啧了一下,还是把粗话咽了回去,“知道什么你,你又没看见他心里在想什么。”
“想什么?”
“……”
金圣圭的耳朵可疑地红了一圈,他说不出口。
金明洙饶有兴味地凑近瘪着嘴不讲话的金圣圭:“怎么,莫非他想睡你?”
“……”
金圣圭的老脸更红了,映着红色的大尾巴,噫,甚是好看呢。
一把年纪了还挺纯情,金明洙打了个哈欠:“您不会没有和女神仙调过情吧,几千年来的发情期你都是怎么过来的啊???”
“我没有发情期……”金圣圭觉得这对话走向已经越来越奇怪了,为什么自己要和一个几百年的小猫妖讨论发情期呢!!
“唔……”金明洙意味不明地唔了一声,“那还真是……挺遗憾的了。”
“……哎咦算了,你快回去吧,找你的小哥哥去。”金圣圭脸上挂不住了,愤怒地甩甩袖子轰金明洙走。
“不,我不,”金明洙灵活地躲过了金圣圭想要掐他的手,“您还是好好想想发情期的问题吧,我觉得您很快就要体验发情期了。”
“???????你给我过来?????????”
“不不不不不不不。”


金圣圭追着逃跑的金明洙,脑子里认真地思考起了南优贤到底应该算作他的什么。
他知道南优贤不太一样,但是哪里不一样?
直到金明洙被抓住挠痒痒,金圣圭还是没想出来。




评论
热度(1)
© 一个西饼子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