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牵你的手呀。

【鲑鱼】时间线(上)

时间线(上)
文/阿西

沿着这该死的时间串起来的是我们的人生呢。
————————————————————————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
那我只能做个傻子,因为我的全部喜好,厌恶,悲伤,统统都是你。

 
大概因为过于繁忙的行程的原因吧,好好的一个放送不是吃就是睡,一群人已经进入了老年人的生活模式了。
明明是大好前景的20代青年来着……一定是因为我们太累了。
我这么安慰自己,一定是这样的。
不断补色又漂染的头皮隐隐作痛,眼睛也隐隐作痛。

早早起床的起床气让我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
头皮痛因为漂色剂的强碱性,眼睛痛却是因为该死的多巴胺和肾上腺素。
我大概做不到讲理了,我就是要蛮不讲理地把我生活中所有的不如意都和我们的小眼睛队长哥联系到一起。
是了,我们是有着分享过一个房间同一条毛巾一碗饭同一瓶矿泉水关系的队友,兄弟。
我们吵过架,摔盆砸碗的架势让社长指着我们两个的鼻子骂,我也因为他别扭地按在我脖颈上的手掌就解开心结,当然为了安慰饭对我们关系的不安,我们也做出过用力过猛的荒唐事。
对,金圣圭说fanmeeting上搂搂抱抱作出一副过于恩爱油腻的模样很荒唐,他说小姑娘们真是什么都敢想。
我听了这话,有一瞬间希望自己也是那群小姑娘中的一个。
因为我也这么想。
一想起这段闹别扭时期他说出的话,我就整夜整夜地失眠,所以现在眼睛疼死了。

南优贤,在队里排老三,是老好人但脾气上来没人拉得住,但fansevice我是真心的从来不敷衍,因为我是很感谢每个饭,她们也不容易。

唉,说完了自己都肉麻。
我揉揉脸,看着镜子里因为睡得歪歪扭扭留下的口水渍颓丧地叹了口气。
门外响起催命一样的敲门声:“优贤快一点,今天还要拍摄呢。”
“知道了!”我扬声应道,那个熟悉的声音摩挲着我的鼓膜,我掐了掐鼻梁,觉得真是该死…一定是没睡好心才跳得这么快吧西八。
宿舍生活真是好也不好。
好就是我能天天看着那张眼睛没什么存在感的脸,不好就是我看着那张脸的时候得小心点不要犯花痴被成员和经纪人哥抓包。
火速洗漱之后打开门,沙发上那人正和其他孩子们吃着经纪人哥带来的早餐,阳光折射的角度刚好把这位哥包裹在一团白色中,模糊了他侧脸的线条。
金圣圭转过头来,看着我,抬起手点了点。
“过来呀。”
西八,这人怎么又这样。
我面色很平静但心里懊丧得要上天了,不禁思考起为什么今天的金圣圭也是长相没变但是吸引得我跟不要命的蛾子往火上扑一样的愚蠢,真是个好问题,困扰我好多年了。
成烈没心没肺地嚷嚷“为什么眼圈这么重”我瞪了他一眼让他吃东西,初丁委屈的样子很好笑,但是金圣圭却是牢牢地盯着我的脸好一会儿,不说话。
一会儿后他又像没事人一样低下头去,全然不知在这短短的十几秒里我已经被他的目光加热到快要融化。
我无法描述那目光里有什么样的情绪,我只能说,太心动了,让我手足无措,被吸引又想要避开。

拍摄开始前我突然有了想要抖腿的冲动,好缓解我内心的焦虑。
我也这么做了,身边的明洙似乎感受到轻微的震动,转过头来看了看我,我呲牙一乐,那张帅气得人神共愤的脸突然笑出了褶子。
诶咦……一脸褶子也这么好看。我们明洙真是上天给的宝贝。
开直播还要想主题,成员们一个一个地说,而队长大人的主题中心思想大概就是“我就是我”。
在镜头面前总是表现出一副“我最棒最厉害”的模样,但是私底下金圣圭真是让人头痛,经常揪着自己的一点小错误不放,人格分裂吧真是……
明洙想吃独食的想法被我们否决了,成烈想自助染发也被否决了,还有我,凄惨的我,也……
忍不住叹气,别人的有比我们好到哪里去嘛真是……
直播开始前我一直很郁闷,好像总是get不到点的这种感觉真是糟糕透顶。
我坐在沙发上出神,而肩膀突然传来了一丝重量。
“没分到房间很生气?”
“不…这有什么好生气的,制作组也是……”
“不,我说的不是制作组,我说你,”金圣圭坐在我身边,看着我的眼睛,“你又在跟自己生气。”
西八,别这么看着我。
“我没有!”
“你每次跟自己生气就揪头发。”金圣圭一脸“你哥最了解你”的表情真是让人生气,更气。
“……你来我房间吧,我们一起做。”看我没什么反应,金圣圭抬起手摸了摸我的头发,把我揪乱的头发捋顺了。
他说问了制作组没分到房间的成员要怎么办,制作组说任意去哪个房间都可以的。
“哦……”
“你这是?很不情愿?”金圣圭挑着眉毛,看上去比我不满多了。
“没有啦~~哥最好了呢~~~”我突然发动的撒娇攻势吓到了小眼睛,他恶寒地拍掉我抱住他胳膊的手,站起来理好了衣服上的褶皱,留下了一个鄙夷的眼神。
但是没忘了走之前摸摸我的头。
所以说,金圣圭才是真的推拉高手。
打一巴掌又给个啵啵……西八……
唉,我可是爱豆,我今天都说了多少次脏话了。

和工作人员一起呆着,我听到东雨哥的房间传来嘿哈嘿哈的动静,还听到明洙的惨叫“这是啥呀这是”。
……辛苦了我们明洙。
东雨哥的房间不能进,这个哥哥虽然善良又和蔼,但是脑回路确实跟我们不大一样……
我不想因为金圣圭说了就去找他,我犹豫了一下决定去找李浩沅,想看看他画出了什么个所以然。
啊……我算是趁兴而去,失望而归吧我!
说我看眼色揭我老底,还把我画的那么难看,果然我跟这个朋友还是不够对盘。
不过相比之下,我还是选择浩沅的房间。

出了李浩沅房间,在门口能听到金圣圭絮絮叨叨的声音。实际上刚刚也因为东雨那边太吵了,能听到他吼着“小子们都安静点!”,但是就我看来这句话没什么威慑力,只是刚刚好东雨哥和明洙累得不行了……
我咽了咽口水,走了进去。
我们俩又是唱歌,又是互相撒娇。
西八……撒娇……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了,一向拿手的东西突然搞得乱七八糟,看着金圣圭木木的表情,我立刻正色:“不可爱吗?”
他的眼睛里突然聚起了一丝笑意,虽然我不明白那笑意的来源。
直播好像很顺利…吧,是吧,起码工作人员一直捂着嘴笑。
被捉住涂口红的时候我没有真的想要逃…我知道那是金圣圭在帮我找份量。
不过他抱得我太紧,有一瞬间我都不想松手了。
这搞不好还放送事故了呢。
他揪着我的头发梳辫子动作很笨拙,我能从镜子里看见他的脸,他念念叨叨地说“可爱可爱真的可爱”,小眼睛盯着我糟乱的头发,神情专注。
多半是敷衍我,哼。
可我怎么这么高兴,没出息。

我烦死金圣圭了,真的烦死了。
出道前烦他是因为他很讨厌我总是找茬,出道后烦他是他明明不会喜欢我的还要作出这种对我最特殊的样子。
别废话,我说的就是那种喜欢。

时至今日,准确地说是2017年的四月,樱花都开了的美好季节里,我依然对我的队长,我的哥哥金圣圭,抱有幻想。
说得再直白一点就是我想和他在一起。
挖着蛤蜊的时候我一边想着金圣圭这个人简直无恶不作,就这么撂下我在家睡觉,后面直播吃面时我打了电话给他,没人接,哼。
这人真是……太过分了。
因为我的兴师问罪,他说让我跟他回全州,我吭哧半天,说我还有拍摄。
他就不说话了。
西八。
小心眼,圭别扭。
我威胁他去告诉饭,他居然就说你去啊。我回了一个“好!”,然后就看到他要我等他回来以后来接他。
不听不听不听不听,这人怎么这样。
可我就是这么掏心掏肺地喜欢他啊……
没救了,没救了南优贤。

评论
热度(9)
© 一个西饼子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