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牵你的手呀。

【鲑鱼】时间线(下)

时间线(下)
文/阿西
永远不会活成自己,比谁都看得开,比谁都看不开。
——————————————————————
旷日持久的世巡终于结束了,我又开始忙于音乐剧,这次的角色是个很会满嘴跑火车的油腻角色。
这个角色应该很适合镜头前的南优贤。
我说是镜头前。
私下里这孩子冷静的可怕,不久前互相吐露心声的放送里明洙说他很会照顾人,是没错,他也很会为难人。
因为在饭面前说了他和社长闹矛盾的事,他就和我吵了一场旷日持久的架,最终因我一次又一次的谈话和率先不顾脸面去做出亲近的态度而缓和,因为对担心我们的饭太过愧疚,紧急地作出我们和好得比以前还要好的样子。
虽然我们俩都知道并不是那么回事,我们俩私底下还是尴尬得要死,好长一段时间才有所缓和。
所以我说这事儿有点用力过猛,很荒唐。
但是我并不是要拒绝……只是觉得有点累。
优贤这孩子太要自尊,又太想做好,可是有时候适得其反。
我会有我到底怎么样才能让你更适应的想法,我都已经做到这份上了。
然后我又会马上把这种有些恶毒的想法赶出脑子,因为他是成员,是南优贤。
后者的比重可能更大一点。

他来看我音乐剧我觉得很意外,没有上妆的脸过分素净,还能隐约看到糟心的痘痘,那是年少不听劝的南优贤因为管不住手自己惹的毛病。
东雨像朵交际花,和演员姐姐们聊的很开,我看着呆愣地站着的南优贤,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来拍照呀。”
我悄悄地揽住他的腰,两个人盯着镜头摆出差不多的笑容。
我不知道他现在心情如何。
但是我真的觉得心脏撑得满满的,甜蜜得快要漾出来了。
认证照这种事我认为多少有点敷衍,可是身边的是南优贤啊……那还是挺有意义的。
我才没有区别对待。

这种话我永远都不会亲口告诉他就是了。
我对小两岁弟弟的这种龌龊心思,让我总想着靠近他,又想要远离他。
直播的时候他就坐在我身边,我就会萌生戳他的柔软的脸的想法,只是为了看他漾出的笑涡;又或者拍宣传片的时候,我会强制性把他拉过来站在我身边,要他配合我,我会和他一起做幼稚的表情和动作,又很蠢地笑成一团。
但是大多时候我中规中矩,生怕控制不住我快要脱口而出跳出胸腔的喜欢,逾矩做出什么不可收拾的事。
作为年纪大点的哥,我告诉自己要理智。
不能把弟弟带上歪路。


现在是2017年的4月,回头看看上一年感觉自己到底是怎么透支体力成这个样子的。
从那年夏天的演唱会到为了回归准备的一系列事情,录歌舞台还有综艺,中间穿插着MC和音乐剧,然后是大集会和新的MC担当,以受了个不大不小的伤为结束。
明明是岁数最大的人来着……我感觉我的体力在被疯狂地榨干,很怕自己某天突然倒下去……啊呸呸呸,我为什么要诅咒自己。
我摸摸受伤的可怜肋骨,决定还是安心回家吧。
我确实很想休息一下了,不能说出口的疲倦,就用妈妈的饭菜治愈吧。

回家之前,其实南优贤因为蛤蜊的事情在跟我发牢骚。
说我爽约又说我打电话不接,我大概瞅了瞅回放,他陷进泥里无法动弹的样子让我没有忍住笑出了声。
我说那补偿你,跟哥去全州玩,可他说要去录节目。
金圣圭的邀约就这么夭折在摇篮里。
我皱着眉头看着那条消息,憋了半天的气不知道说些什么。
说什么都无法表达我复杂的心情。
我坐在车上手机嗡嗡嗡个不停,我抬起眼皮虚虚地看了一下,南优贤抱怨我为什么不理他,威胁我说要去告诉饭。
“聊天室吗?”
“嗯。”
“怎么用?”
“K……哥不会用吗?不会用?我来教你呀~”
我好像能看到他久违的小虎牙,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年纪大了,他的虎牙也愈发羞于见人。
“好,你教我。”
“呜哇大发,哥居然没有说我!”
……我什么时候舍得多说你一句了我。
金圣圭在你面前从来没有过出息。
“去告诉饭吧你还是。”
“好!”
????????好??????????
我丢下一句“我回来的时候记得来接我”就再也没讲话。
不管我的手机怎样被狂轰滥炸,我都没有理会,一转头我从后视镜里看到自己笑着的脸,吓了一跳。
幸好没有被谁看到……
真是心都给这小子了啊。

拎着一大袋妈妈给的小菜我又坐上了回程的车。
路上看到经纪人哥跟我说了保姆车的位置后我就去了,南优贤也坐在车里,往我手里塞了一盒草莓。
“谢谢。”
“哥觉得回家好玩吗?”
“好玩。”
“啊那就好。”
沉默半晌,我才想起打开盒子,一股酸甜的草莓味扩散在密闭的车厢里。
“下次一定跟哥回家。”
我转过脸去,南优贤的眼睛正看着我,没有眼妆的眼睛反而更清澈。
“好啊。”
我也想带你回家,想了好久。

经纪人哥送我到家,南优贤也下了车说要在我家玩一会。
结束了宿舍生活之后我们好像是距离产生美起来,关系比以前还要好。
浩沅跟我住的很近,总是一起上班,南优贤那时候不知道闹什么脾气,不高兴了很多天。
后来百般追问才闷闷地说了句“为什么哥不跟我一起上班”。
我很好笑,说不是因为比浩沅更远一点吗?你过来会很麻烦呐。
“哦。”南优贤不满的脸让我想掐一把,可我忍住了。
虽然我搞不清他在闹什么脾气。
就像现在,这人正没皮没脸地躺在我家沙发上,说今天不走了。
要我给个交代。
“起来。”我踢踢他的腿,他闭着眼装睡一动不动。
我看着他不停颤抖的眼睫毛,毫不犹豫地压了上去。
就像当年的芝麻播放器一样。
“起来不?嗯?”
“起起起!”
南优贤嘴边笑出了两道括弧,我没忍住,掐了掐他的脸。
“还要交代吗?嗯?”
“不要了。”他好像是觉得痒吧,扭来扭去地想躲开我的手,以失败告终。
我喜欢了这么多年的这个孩子,真是好看。
南优贤就在我怀里,这种强烈的归属感让我突然胆子大起来,我抬起手,摸了摸他的额头,他露出疑惑的神情,但还是很温驯。
说到底我是贪心了,我舍不得放开了。
“优贤啊。”
“嗯?”
“我会给你交代的。”
“嗯??”
南优贤瞪大了眼睛,仿佛非常吃惊,但一瞬间又恢复如常,嬉皮笑脸地问我“哥要给我什么交代”。
“我……”我艰难地咽了咽口水。
“?”
看着他等待的表情,我心一紧,还是说了。
以这种死死压着他的姿势。
“或许有了想要交往的对象吗?”
“哥……?”
“没有的话,我可以吗?”


别问我后来在干什么?
接吻,把这么多年欠的都补回来。

评论(1)
热度(9)
© 一个西饼子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