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牵你的手呀。

【鲑鱼】守护神•双生

文/阿西
(金圣圭视角)
我从生下来的那一天起就肩负着神的责任。
父亲是这么跟我讲的。
我要目睹斗转星移,沧海桑田,在必要的时候施以援手,让弱小的人类度过难关。
那时我连路都走不稳,印象中只有一直需要念的书和父亲严肃冷清的面容。
我不因此而厌烦,当然也不因此而喜悦,这是我生来便肩负的任务,我只是完成任务罢了。
有时候看着其它仙君的孩子嬉笑玩耍也会有一点羡慕,但是父亲很严厉,我便把这份羡慕偷偷地藏了起来。
在我一百二十八岁那年,我突然生病了。
生病的过程我并不清楚,我再睁开眼时父亲说他拿走了我的一部分东西。

我问父亲是什么。

一向无所不知的父亲沉默了半晌,才对我说:“是你。”

我不能理解,我好端端地在这里。

“是你的憎恶,愤怒,伤感和痴迷。”
“你需要冷静而公正。”

而这件事的起因是我和父亲去人间时,我对那只会用头拱我的小黑狗产生了莫大的兴趣,让父亲很惶恐。
被取走这些情绪之前我也并没有什么过分喜爱的东西,取走以后就更没有了。
我问父亲那情绪被丢到哪里了。
父亲不答。
我觉得他小题大做,我没有因此生气,因为我已经不会了。但从那以后,我就与循规蹈矩一路背道而驰,成了天上最大的笑话,最离经叛道的神。
我只想要自由。
我不会凭借自己的力量就为所欲为,但我不愿被限制。
父亲气得说没有我这个儿子。
那便没有吧。
从此天地间,做我的逍遥神仙,睹人间百态。

(第二人格视角)
从被分离出来的那一刻我就有自己的意识,这恐怕是我的父亲没有想到的。

他以为分离出来的只是一团情绪,因为金圣圭的神识强大我才有了婴孩的实体,却意识不到我便是金圣圭,金圣圭就是我。
我是他的玲珑骨,我依附他而生,脱离他而存。
我们是共生的,是一模一样的。
也不是完全一样,他能感受到的只有正面的情绪,他没有贪念,没有野心,没有恐惧,没有那些让我们的父亲恐慌的东西。
我有,所以他感受不到的那些阴暗面,我都感受得到。
我也因此而辛苦度日,饱受折磨。
被父亲放弃丢入人间,经受住了轮回道的戾气,浑身是伤的我迷迷糊糊醒来发现的全是探究的目光。
不单纯的探究,那些目光让我身上的伤口更痛了。
他们的目光黏黏地胶着在我身上,眼中有欲望在浮动,衣不蔽体让我非常恐慌。
于是我用我仅剩的一点神力攻击每一个想要靠近我的人,他们尖叫着,说我是疯子是怪物,然后逃离我。
我和金圣圭不一样。我看的见这人世间的疾苦,我能看到人为了谋生而艰辛地抛弃颜面,也看到人命如同草芥一般,被践踏,被毁灭。
我也曾经历这一切。
但是没关系,我可以挺过来,我可以取代他。
我一直这么想,我觉得这是证明自己,然后光明正大存在的方式。
我终于等到了他和父亲决裂的一天。
我满怀期待地出现在父亲面前,我说我可以代替金圣圭,我会听话。
父亲的表情却是如临大敌,恨不得立刻掐死我。
但他做不到。

因为我和金圣圭一模一样。

我终于对获得承认这件事失去了耐心。

我能感受到金圣圭的位置他却不能,想来是因为父亲封闭了他的感官。

我知道他喜欢上了一个年轻人,有清澈的桃花眼和可爱的虎牙。
我会用这样的形容词因为我感同身受,我能感受到他对那个年轻人的爱意。
但我觉得很无趣。
我在想,我到底为什么要只做一个附属品,我明明比金圣圭更优秀。
于是我抓来了那个年轻人,把他带进我容身的地下洞穴。
他一点都不怕,还问我“你抓我有什么意义”。

其实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就是想要金圣圭,感受到我的悲哀。
他被抽离了这些情绪,所以他对芸芸众生的同情也不过是“何不食肉糜”罢了。
我不甘心。
我只是不甘心。

评论(2)
热度(3)
© 一个西饼子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