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牵你的手呀。

【鲑鱼】连锁反应14-15

No.14
一睁开眼就一摊子事…
叼着牙刷看着手机, CC正在用消息轰炸自己的屏幕, 金圣圭看着眼花, 发了一条带着牙膏泡沫的语音。
“我提前过去, 有什么当面和我交待吧。”
CC把报告内容一项一项地交待给金圣圭, 看着金圣圭疲倦的脸, 还是没忍住在结束时问了句。
“真的没事吗?”
金圣圭叹了口气, 把面前的咖啡吞了一大口:“没事。”整了整衣领便示意CC拿好材料, 两人一起走进了会议室。
一进门就是一位位董事无一例外的脸色阴沉, 金圣圭皱了皱眉, 示意CC把数据报告分发下去。
“各位的不满来自于我的性向吗?”
“你们能拿到足够的分红就可以了不是吗?”
“数据显示,公司的收益没有受到影响。那么我需要一个解释,你们的不满来自于哪里?”
“金圣圭,请你告诉我,公司的形象受到的影响要怎么弥补?”
“公司的形象,是靠过硬的产品质量和良好的信誉建立的,我的性向和公司形象能挂上钩,张伯父,您还真是抬举我。”
“短时期内不受影响难道就高枕无忧了吗?将来呢?”
“你要别人怎么相信你?”
“就因为我是同性恋?如果真的愚蠢到只看我如何,而不看产品质量如何,不合作也罢。”
油光满面的中年人还想说些什么,被金圣圭抬手打断。
“有些话我不想说, 但各位做了什么我不是不知道, 你们是前辈, 但你们首先是蓝海的员工。”
中年人张了张嘴想反驳, 却哑口无言。
“在座的各位都是我父亲的故交好友,都是和我父亲一同摸爬滚打过来的,见证了蓝海的高潮与低谷。我作为后辈,第一要感谢您们为蓝海的付出,第二必须承认我没有各位经验丰富。但是有一点,蓝海是爸爸留给我的,所以,我不会让他垮掉,我舍不得。”
“还有, 请各位好自为之。”
“总经理,有几家公司提出,不再续约。”
“新产品的策划案做好了?”
“是的。”
“给他们送去,怎么说你知道。”
“是。”
“等等,CC我嘱咐你的都准备好了吗?”
“是,材料都准备齐全了。”
“好, 去吧。”
“是。”
你记得吗?
即使我不能全身而退,我也要你吃够苦头。
“金圣圭有什么动作吗?”
“暂时没有,最近蓝海的股价虽然还算稳定,但已经有很多家公司表示不再续约。”
“在金圣圭下手之前,约那些公司的负责人谈谈。”
“是。”
南优贤看着数据报表,选择压下心里的五味杂陈。
已经回不了头了。
那就痛快放手吧。
南优贤深知喜欢一个人,信任一个人的危险。
金圣圭,我非你良人,也只能辜负你情深。
金圣圭坐在监控室里,接过了CC递过来的咖啡,狐狸眼细长没什么情绪。
“谈妥了?”
“是的,KeepCalm收集的信息对于他们来说是个不小的威胁。”
金圣圭搅了搅咖啡,自顾自地喝了一口。
“这些人……明明不吃亏,还一副受了多大委屈似的样子,自找苦吃。”
金圣圭抬起头看着满屏幕的灯红酒绿,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
“这段时间……南优贤有什么动作吗?”
“他也和那些公司谈过了,但是,算是无疾而终。”
“最近他应该还很紧张,抓紧收集材料吧。”
“是。”
“……CC你说,我这算什么?”
“算人财两空吗?”
“是不是挺傻的?”
“总经理,这话我没法接。”CC微笑着。
好像是……这个无所不能的男人, 第一次用无奈的语气, 陈述着自己的挫败。头一次露出了不为外人所知的,柔软又疲倦的样子。
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旁人说得再多,也都是徒劳罢了。
那些漫长的夜晚要自己度过,那些孤独的酒,要自己喝。
“CC你这样会嫁不出去的,”金圣圭眯着眼睛,似笑非笑,“我受伤了,你应该安慰我。”
“您不用我安慰。”CC把金圣圭喝空的咖啡杯收进托盘。
金圣圭挑了挑眉毛。
面对金圣圭的疑问,CC只是笑笑:“您不是最清楚吗?”
是啊,自己最清楚。
南优贤有多重要,自己最清楚。
而如何解脱,也只有自己最清楚。
CC把新的咖啡端上来,顺便还带来了一盒草莓派。
“……谢了。”虽然知道这是CC在嘲笑自己的小孩子食性,但是还是勾起了嘴角。
有的人,即使无言,也称得上知己。
比如跟随自己多年的CC。
虽然是上下级关系, 但更是朋友。
“CC啊。”
“嗯?”
“你少吃夜宵啊,又胖了呢。”金圣圭一脸真挚。
“……哦。”
看着CC一脸黑线,金圣圭若无其事地转回头看向监视器屏幕,眼睛里泛着愉悦的光。
本是无意的一扫,却意外地看到某人。眉头紧皱,像是心情奇差的样子。
金圣圭面色平静,细长的眼睛无波无澜。
嘿,别来无恙啊。
南优贤眯着眼睛窝在沙发上,整个人的状态大概可以高度总结为三个字。
爷,不,爽。
明明已经谈妥了的事情,那些负责人却突然像是约好了似的,前仆后继地反悔,一个比一个焦急。
南优贤用脚趾头想都知道,肯定是金圣圭威胁了他们。
金圣圭到底攥着多少东西?足够威胁那么多人。
海底捞针,深不可测。
南优贤把面前精致的调酒一饮而尽,又去吧台要了杯新酒。
南优贤不知道这算不算借酒消愁愁更愁,只知道带着辛辣味道的液体灌进喉咙的时候,那股灼热感比心里的酸涩感要舒服得多。
金圣圭给自己带来了太多的挫败感,事业也是,感情更甚。
注定背道而驰的两个人何必要纠缠在一起呢, 徒增烦恼。
不知道喝了多少杯,南优贤意识越来越模糊,半醉半醒之间他感觉到有人搭上了自己的肩,南优贤皱着眉头转过头。
“这不是南总经理吗?幸会啊。”
“……”
在看清来人后,南优贤的酒醒了大半。
操,冤家路窄。
徐浩哲眼角猩红,身上的酒气相较于南优贤,有过之而无不及。
“南优贤,你们欠我的,要还的。”

No.15
南优贤站起身,语气淡然。
“我们?”
“你……还有金圣圭,做了什么,难道忘了?”
徐浩哲因为工程决策失误而受到了责备, 本来只是一件小事, 可他行贿的事情却被捅到了高层, 他因此丢了工作。而他之前交往男友的不雅照片也被上传到他妻子的邮箱, 妻子不堪忍受, 起诉离婚。
身败名裂, 妻离子散。
“那是你咎由自取罢了。”
金圣圭才不会白挨一顿打呢……你应该庆幸你老老实实地吐出了真东西, 不然金圣圭真的起诉你故意伤害, 你要付出的代价比这还要大。南优贤平静地看着徐浩哲的眼睛。
“你说什么都是对的,因为你是胜利者不是吗?没人会同情一个失败者。人都像苍蝇一样,对炙手可热的事物疯狂地追捧,对胜利者趋之若鹜!谁会听我的!”徐浩哲越说越激动,把手中的酒杯狠狠地扔在地上。
玻璃杯瞬间四分五裂, 附近的人群骚动起来, 议论纷纷。
“徐浩哲,我知道我说什么,你都不会听的,但是……”
“那就别说了!”徐浩哲的动作很快,他一拳挥向南优贤的脸。南优贤踉跄了一下,抹掉嘴角渗出的一点血,腥甜味在口腔里弥漫开,他舔舔嘴角,看着喘着粗气的徐浩哲,直接选择攻击下三路。
和一个半职业的, 而且已经失去理智的拳击手拼命, 讲什么道德。
徐浩哲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结实,南优贤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已经被徐浩哲摁在地上了。
南优贤被掐紧脖子,呼吸变得越来越困难,在他失去意识的前一秒,金圣圭的身影好像一闪而过。他无力地挣了挣,就失去了意识。


当南优贤醒过来的时候第一反应是觉得头很痛,摸摸脑袋,厚厚地缠着纱布。
南优贤有点懵,他不记得自己和徐浩哲打架的时候自己的脑袋有受伤啊。
目光所及之处一片白色,空气中飘荡着浓郁的消毒水味,谁送自己来的医院?
正在努力回忆发生了什么的时候,门被推开了,某位狐狸先生眯着眼睛提着个保温饭盒,不紧不慢地挪进了房间。
“醒了?”
“嗯。”
“饿么?”
“嗯。”
“喝汤。”
“哦。”
“……南优贤。”
“嗯?”
“你就没什么想问的?”
“有,但是我饿。”
“你倒实在……”
“金圣圭,”南优贤喝了口鸡汤,“KeepCalm是你的吧。”
“嗯,是。”
南优贤没有想到金圣圭承认得这么痛快,像是有些惊讶地抬起了头。
“南优贤,你还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
“其实……可能也没什么可问的了。”
南优贤放下勺子,脸色苍白,眉眼间是掩饰不了的疲惫。
“但是,我还是想问你一件事。”
“你明明可以凭借你的实力压制我的,为什么没有?”
“我在你眼里算什么?是不是像跳梁小丑一样,丑态百出?”
“我以为我们旗鼓相当,没想到是我高估了自己。”
“南优贤。”
“我特别愚蠢吧,在你眼里,”南优贤直直地看着金圣圭,“特别愚蠢吧。”
“南优贤你别说了!”
金圣圭愤怒的当下,南优贤慢慢地翻身下床,自顾自地拔掉了输液针,血立刻蔓延开,顺着手指滑下,滴落到白色的瓷砖上。
“金圣圭,谢谢你手下留情。”
南优贤红着眼睛,抿着嘴唇,语气淡漠。
“南优贤,谁说我会手下留情?你么?”
“未免太自信了吧,你可能没你想象中那么重要。”
金圣圭看着南优贤的脸色又苍白了几分,顿了顿继续说。
“金圣圭,从来都是睚眦必报的。”
“你好好休息,别再想了,想也没用,不是吗?”
金圣圭想了又想,都没想过这样的矫情结局。
他和南优贤,算是狭路相逢,算是冤家路窄。
他想起坐在监控室里的时候,开始还能淡定地看着屏幕里两人缠斗,直到看见南优贤逐渐落于下风的时候,自己几乎是立刻冲出了房间。
即使挡住了发疯的徐浩哲想要扎下来的酒瓶,碎玻璃还是划破了南优贤的额头。
南优贤因为窒息休克,金圣圭抱着他往外走的时候没感觉,直到南优贤被推进手术室抢救,金圣圭才发现,自己的手抖得厉害。
金圣圭不知道自己这算什么。
胳膊隐隐作痛,金圣圭却在想,还好南优贤不知道。
金圣圭疲惫至极,慢吞吞地挪进房间,把戒指摘下来放在床头柜上,但床和床头柜的缝隙之间好像有个什么东西。
金圣圭抽出来,是张纸条。他一边思考自己什么时候塞了张纸,一边把那张纸打开。
“圭哥,多谢收留啊,你的床太软了,你也软—.—”
金圣圭把纸揉成一团,丢进了垃圾桶。
南优贤,我要你知道,我们始终势均力敌。
当助理慌慌张张地给自己打电话的时候,南优贤想,这是不是算报应?
那些私下的交易记录被公之于众,加上自己在KeepCalm与人推杯换盏时种种情形,无一不被摆在了阳光下。
许多人都可说是积怨已久却无奈于南优贤手里攥着的把柄, 金圣圭给了他们机会。
公司的股票几乎一落千丈,产品也开始滞销,一旦商人被判定为诚信缺失,无异于毫无立足之地。
而这个时候,金圣圭的女助理却突然来访。
“南总经理,这次来,我是代表蓝海,我们想要收购您手中的股份,”女助理妆容精致,笑容得体,“准确地说,是想收购您的公司。”
你知道多米诺骨牌吧?一块一块,间隔相等,只要有一块倒下,短短的时间内,就会倒下一片,是可以形容为惊人的连锁反应。
从第一块开始,啪,啪,啪,啪。
而现在,或许是最后一块,是结局。
世事有因必有果。
“让他亲自过来吧,除了他,我谁都不信。”

@piqueinflove  @RachelPeachT 哈哈哈哈我更新啦

评论(10)
热度(5)
© 一个西饼子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