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牵你的手呀。

【鲑鱼】不动声色

你看我,看上去还是好好的,但也只剩这一副看起来好好的躯壳了。

文/阿西

初夏的白天还是一副凶神恶煞的燥热,空气中已经隐约可见翻腾的热浪,但只要太阳一落山气温便骤然下落,夜风凉如水,携着寒意卷住人们的衣角。
我其实困得要死了……但还是撑着额头把今天的流水一笔笔记上去,真是麻烦啊,挣得不多糟心事可是一点不少。
放在手边的电话突然狂躁地震动起来,备注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阿南♡️”,这备注还是他自己打上去的,因为我从不会用这种甜腻的方式称呼他。
即使我们已经在一起十年了。
“喂……”
“还有多久才下班?”
“快了…”我抬起头,看了看表,“老板说今天要晚点闭店。”
“哦……”南优贤的声音拖的长长的,带着轻微的鼻音,“那我给你送饭去吧。”
“不用了。”
听筒那边的声音顿了一下,很快地又接着说:“那我去接你下班,我们出去吃点什么?”
“我说不用了。”我握着手机,语气不大好。
疲倦和夏日的燥热让我变得非常容易生气,跟我自己生气也跟南优贤生气,难得的是即使我这么一副臭脾气,南优贤也还是哼哼唧唧地一边怪我一边过来拥抱我。
他总是包容我。
于是我便愈发肆无忌惮,以至于有些忘乎所以。
我似乎从来没想过这样会失去南优贤,或者说,我根本就不相信南优贤会离开我。
听筒那边只有长长的沉默和清浅的呼吸声交错,以一种不动声色的方式捏紧了我的心脏。
我突然紧张起来,握紧了手机却不敢讲话。
不知道是多久之后,南优贤才慢吞吞地说。
“那你先忙吧,我挂了。”
我的那句“好的”刚到嘴边就被嘟嘟的电话声打断了。
我知道这是南优贤发脾气的方式,他不会跟我吵架,只会沉默。
我终于觉得我可能是太过分了,仗着他喜欢我就肆意妄为。
而我何德何能呢…

于是我想了想,决定把手里的工作带回家做,给老板打了电话说身体不大舒服问可不可以早点走,老板很爽快地允了,说他过来以后我就可以走了。
二十分钟以后,我提着南优贤特别喜欢的虾饺走在回家路上,被风吹得忍不住紧了紧衣襟。
好冷啊,但是之前从来没觉得过。
我摸了摸额头,好像有点发烫,此时的我突然热切地希望能病得再厉害一点,这样的话大概南优贤会少生气一点,想到这我忍不住笑了一下,摇着头嘲笑自己的愚蠢。
路灯昏黄的光因为树叶的遮挡显得影影绰绰,我盯着自己的皮鞋尖一步步向前走,离家门还有几百米的时候突然犹豫起来。
大概是近乡情怯。
虽然我没有讲什么重话但是我知道这个人其实非常冷暴力…因为自己的不开心就会变得很冷漠又很暴躁,但是因为知道这样的负能量会伤害人,所以我会尽量保持沉默,但是仔细想想,这又何尝不是另一种冷暴力。
说到底我是个自私的人,对南优贤来说这自私的伤害值大概要成倍地增长吧…作为恋人的南优贤与我朝夕相处,却以异常宽容的情绪包容了我。
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我已经走到了家门口的第二个路灯下,门口的路灯下站着一个人,正踢着地上的石子。
“优贤?”我在心里磕巴了一下,叫出了这个几乎可以说是从来没有的称呼,因为不适应还是加上了后半句,“南优贤?”
那路灯下的人抬起了头,而同时我也走近了,看到南优贤正抱着胳膊直哆嗦,也看到了他泛红的眼眶……
“优贤…怎么出来了?”
“……上楼吧。”南优贤搓了搓胳膊,没有回答我,只是转身上了楼。
我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只能提着虾饺跟在他后面上楼。
打开门进去,我还是有点战战兢兢的,咳了一下才能开口:“我……打包了你喜欢的虾饺,吃不吃?”
南优贤给我倒了杯水,塞进我手里,眼睛里的情绪是我无法描述的。
“我知道你对我很好,但是我也真的很累。”
“你能不能相信我,能不能把你的担子卸下来,也让我替你分担?”
南优贤看上去很烦躁,他坐在沙发上,颓丧地把手指插进头发里。
“你想过我会累吗?你脾气上来了就什么都不讲,心情好的时候也只是像哄宠物一样和我亲亲抱抱而已。”
南优贤抬起头来,脸色很难看。
“你把我当什么?”
我张了张嘴,发现我没法总结情绪。
我看着他慢慢积蓄了眼泪的双眼,终于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你……别哭,我只是在想我应该怎么说……”
我把冷掉的虾饺放在桌子上,靠近南优贤蹲在他身前,伸出手擦掉了他眼角的泪水。
“我知道我脾气差,还不会讲好听的话…我可能真的是改不了,”我有些紧张地去握南优贤的手,谢天谢地,他没有甩开我,“但是……但是我喜欢你你知道吧……”
我到底在说些什么……我紧张地看着南优贤,发现他的眼泪掉得更厉害了。
“优贤……你别哭了,你哭得我不知道做什么才好……”我不知所措又手忙脚乱地给南优贤擦眼泪,在紧张和无措中捧着他的脸,吻了吻被泪水浸湿的眼睫,咸涩的味道立刻在舌尖蔓延开。
“对不起……”
南优贤还是在哭,我头疼又别无他法,想了想把南优贤揽进怀里,轻轻地拍着他的后背。
这个孩子包容了我十年啊…我们从青涩的中学一直到现在,十年时间仿佛白驹过隙一般。
我还记得他被表白时呆呆的表情,紧接着露出了虎牙笑,嬉笑着跟我说,那哥要给我一个吻啊。
我当时没有答应……因为觉得太快了。
我摸了摸南优贤的后脑勺,让怀里的小脑袋露出来,看着他满是水泽的小脸,哆哆嗦嗦地吻住他的嘴唇。
我忍不住咬着他柔软的下唇,含含糊糊地说:“我欠你一个吻……”
而现在我整个人都是你的。
他被我吻得有点喘不过气,伸出胳膊推开了我。
“我会努力改变的,”我盯着他泛红的脸,“你让我试一试行不行?”
 
半晌南优贤才把脸凑过来,说困了想睡觉了。
我搂紧他的腰,托着他的大腿把他抱回了我们的卧室。
最终我还是没能说出心里话,但南优贤却被我哄好了。
我抱着怀里因为疲倦眼皮打架的青年,忍不住吻了吻他的额头。
“哥你在发烧……你知道吗……”南优贤口齿不清地说着。
“没关系……你就是我的退烧剂。”
南优贤闭着眼哼哼地笑了一声,手脚并用地缠上我,像一只树袋熊一样。
“哥一直这么会讲话……就好了……”
“哥我好喜欢你……喜欢……”南优贤把脸埋进我的颈窝,说着说着就没了声音,因为太累了所以已经睡着了的南优贤让我笑出了声。
“我爱你,”我小声说,嘴角忍不住翘了起来,“特别爱你。”
对我来说……敞开心扉实在太困难了。但是我十分确认,没人能取代南优贤,如果没有他,恐怕世界上没有第二个这么让我牵肠挂肚的人了。
我睡着之前突然想起了虾饺,混沌地想了想决定去报一个厨艺班了。

我睁开眼时还是头晕得不行,南优贤去上班了,床头柜上放着纸条,依旧是熟悉到不行的少女字体。
“去吃饭吧,锅里有粥,药也要吃,打电话给你老板请假了,虾饺吃掉了,下次我要吃热的。”
好的。
我忍不住咧着嘴像个傻子一样地笑起来,掏出手机心情很好地给南优贤发消息。
“你跟老板说你是我的谁呀。”
消息很久没有回音,我也不是很在意地去了厨房,盛了粥慢慢地喝,一碗粥快要见底的时候手机震了震。
我拿起手机,果然是“阿南♡”。
“弟弟。”

评论(2)
热度(10)
© 一个西饼子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