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牵你的手呀。

【鲑鱼】守护神12

文/阿西

其实金圣圭没想过会重回九重天宫。
门口的侍卫犹犹豫豫不知该不该拦他,对视后还是说了,上神,请。

上神,真是个遥远的称呼。

金圣圭拨开层层珠帘,看到端坐在宝座之上的威严的君王,他的父亲。
“父亲。”
“想通了?”
“我从未想不通,”金圣圭垂着眸子,“是您想不通。”
“放肆!”
“那今日儿子便放肆了。”
时至今日,天君才意识到自己的儿子,从内到外都是和自己一模一样。
所以当年他经历的,如今的金圣圭也无法逃避。
“我想知道被您抽去的玲珑骨在哪,他一定会有一副完整的肉体。”
金圣圭不是不记得当初生的病,虽不知起因,却记得那仿佛要撕裂心肺一般的痛。
想来是父亲剔了他的仙骨。
以金圣圭能力的强大,被分离出去的仙骨...

【鲑鱼】连锁反应14-15

No.14
一睁开眼就一摊子事…
叼着牙刷看着手机, CC正在用消息轰炸自己的屏幕, 金圣圭看着眼花, 发了一条带着牙膏泡沫的语音。
“我提前过去, 有什么当面和我交待吧。”
CC把报告内容一项一项地交待给金圣圭, 看着金圣圭疲倦的脸, 还是没忍住在结束时问了句。
“真的没事吗?”
金圣圭叹了口气, 把面前的咖啡吞了一大口:“没事。”整了整衣领便示意CC拿好材料, 两人一起走进了会议室。
一进门就是一位位董事无一例外的脸色阴沉, 金圣圭皱了皱眉, 示意CC把数据报告分发下去。
“各位的不满来自于我的性向吗?”
“你们能拿到足够的分红就可以了不是吗?”
“数据显示,公司的收益没有受到影响。那么我需要一个解释,你们的...

【鲑鱼】守护神•双生

文/阿西
(金圣圭视角)
我从生下来的那一天起就肩负着神的责任。
父亲是这么跟我讲的。
我要目睹斗转星移,沧海桑田,在必要的时候施以援手,让弱小的人类度过难关。
那时我连路都走不稳,印象中只有一直需要念的书和父亲严肃冷清的面容。
我不因此而厌烦,当然也不因此而喜悦,这是我生来便肩负的任务,我只是完成任务罢了。
有时候看着其它仙君的孩子嬉笑玩耍也会有一点羡慕,但是父亲很严厉,我便把这份羡慕偷偷地藏了起来。
在我一百二十八岁那年,我突然生病了。
生病的过程我并不清楚,我再睁开眼时父亲说他拿走了我的一部分东西。

我问父亲是什么。

一向无所不知的父亲沉默了半晌,才对我说:“是你。”

我不能理解,我好端端地在这里。...

【鲑鱼】守护神11

#守护神11
文/阿西
困在这里不知道有多久了。
不知道是不是掉进来时摔伤了额头,血液似乎想找到一个出口一样,血管在突突跳动,南优贤感觉头晕得厉害。

明明是在下班回家的路上,突然眼前一黑就不省人事,再睁眼就在这里了。
空气中浮动着令人作呕的潮湿的霉味,到处都在滴水,南优贤听到流水的声音。
他皱起眉头,不能理解自己是怎么落进来的。
这里不见光,多半是很深的地下,那这流水的声音应该是地下河。南优贤抬手摸了摸这个姑且称为洞穴的地方,洞顶很低,这里非常狭小,甚至不能容他坐直。
只有不可抗力。
而自己身边出现过的不可抗力只有金圣圭。
潜意识里金圣圭不会做这样的事,但南优贤的直觉告诉他这件事恐怕的确是和金圣圭有关。

目光...

【鲑鱼】时间线(下)

时间线(下)
文/阿西
永远不会活成自己,比谁都看得开,比谁都看不开。
——————————————————————
旷日持久的世巡终于结束了,我又开始忙于音乐剧,这次的角色是个很会满嘴跑火车的油腻角色。
这个角色应该很适合镜头前的南优贤。
我说是镜头前。
私下里这孩子冷静的可怕,不久前互相吐露心声的放送里明洙说他很会照顾人,是没错,他也很会为难人。
因为在饭面前说了他和社长闹矛盾的事,他就和我吵了一场旷日持久的架,最终因我一次又一次的谈话和率先不顾脸面去做出亲近的态度而缓和,因为对担心我们的饭太过愧疚,紧急地作出我们和好得比以前还要好的样子。
虽然我们俩都知道并不是那么回事,我们俩私底下还是尴尬得要死,好长一...

【鲑鱼】时间线(上)

时间线(上)
文/阿西

沿着这该死的时间串起来的是我们的人生呢。
————————————————————————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
那我只能做个傻子,因为我的全部喜好,厌恶,悲伤,统统都是你。

 
大概因为过于繁忙的行程的原因吧,好好的一个放送不是吃就是睡,一群人已经进入了老年人的生活模式了。
明明是大好前景的20代青年来着……一定是因为我们太累了。
我这么安慰自己,一定是这样的。
不断补色又漂染的头皮隐隐作痛,眼睛也隐隐作痛。

早早起床的起床气让我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
头皮痛因为漂色剂的强碱性,眼睛痛却是因为该死的多巴胺和肾上腺素。
我大概做不到讲理了,我就是要蛮不讲理地把我生活中所...

【鲑鱼】无题现实向(南优贤视角)

沿着这该死的时间串起来的是我们的人生呢。
————————————————————————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
那我只能做个傻子,因为我的全部喜好,厌恶,悲伤,统统都是你。

 
大概因为过于繁忙的行程的原因吧,好好的一个放送不是吃就是睡,一群人已经进入了老年人的生活模式了。
明明是大好前景的20代青年来着……一定是因为我们太累了。
我这么安慰自己,一定是这样的。
不断补色又漂染的头皮隐隐作痛,眼睛也隐隐作痛。

早早起床的起床气让我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
头皮痛因为漂色剂的强碱性,眼睛痛却是因为该死的多巴胺和肾上腺素。
我大概做不到讲理了,我就是要蛮不讲理地把我生活中所有的不如意都和我们的小眼...

【鲑鱼】守护神10

#守护神10
文/阿西
和金圣圭斗过嘴之后金明洙就回去了,虽然嘴上嫌弃但是金明洙还是很懂得分辨好歹的,李成烈是真的对他很好。
“人类的寿命区区几十年,长不过百年,他自己已经独自度过二十几年了,剩下的几十年就这么陪着他也挺好的。”
金明洙难得收起那副嬉笑模样,一脸正色的模样让金圣圭无法将面前眉眼如画的少年同当初那只伸出锋利的爪子,想要抓伤靠近他的自己的小黑猫同日而语。
大概是成长了吧。
虽然正色过后金明洙还是一脸嫌弃地说都是因为李成烈太蠢了,才让人担心,换个人他说走就走了。金圣圭知道这不过是金明洙掩饰害羞的借口。
走之前金明洙又是一副笑眯眯的模样,看着金圣圭若有所思的脸补了一句:“您还是赶紧回去,抓紧体验发情...

【鲑鱼】守护神09

文/阿西
如果有重来的机会……
算了,哪有什么从头来过,时间过去了就不能再回头。
时间不回头,但记忆替每个人记着过去。
生活重新归于平静到底是好还是坏呢?南优贤难免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想起这些事, 觉得自己可能只是做了一场梦吧,又或者只是自己年纪大了,变得爱胡思乱想了。
忘不了啊,金圣圭这个家伙已经实实在在地融入了自己的生活,盘踞了最重要的地方不肯离去。
每一个梦里都不断回放那个晚上,仿佛要把那个场景刻进骨血一般,刺骨生疼。

屋里没有开灯,只有窗外浮动的灯光投射进来,南优贤只能看到逆光的金圣圭模糊的侧脸,看不清表情。
金圣圭就在面前,却只是一言不发地看着他。
南优贤快要崩溃了。
我知道不能回头了,可是我就是贪心啊。...

你看见我的妖精了吗?

(全团向综合性小段子集合)
阿西x @邪教怪阿姨 (提供梗的可爱妹砸)
1.
狐仙大人金圣圭今天也很烦恼。
他的屋子旁边的城堡里的喷火的龙又哭丧着脸来了。
说自己今天又抓错人被投诉给差评了。
感觉张家祖业要垮。
2.
狐仙大人的邻居是只会喷火的龙,名叫张东雨。
祖上的产业就是受到公主们的聘请去抓她们,好让公主们的心上人去救人,然后顺理成章地以身相许。
但是张东雨非常嗜睡,经常错过了时间去劫人,所以经常被差评。
耽误一点时间倒还好,但他还因为没睡醒经常劫错人。
本来今天接了一单去接西边的小公主。结果他飞反了方向。
他把田螺姑娘李浩沅劫来了。
3.
李浩沅其实是田螺汉子,但是跟人打赌来着,赌输了就穿了个小裙子。
迷糊的张东雨把李...

© 一个西饼子x | Powered by LOFTER